当前位置:主页 > 新品评测 > 新产品

美国该向大秦帝国取取经 如何构建政治共同体?

2018-01-13 16:27 来源:网络整理 

  【3月25日下午,“观天下讲坛”特邀请《大秦帝国》小说作者孙皓晖先生与上海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的数位研究员纵论“大秦帝国与今日之中国”。其中范勇鹏研究员从中西方政治共同体的建构谈起,深入浅出地分析了大秦帝国与美国大选、中国的大一统与西方的多元主义。

  他认为如今美国和欧洲都面临着重新构建共同体的挑战,在西方多元主义泛滥的大环境下,重新审视大秦帝国,大家就会意识到中国自秦以来形成的两千多年的统一的制度文化、统一的观念文化是非常可贵的。此文为范勇鹏研究员在研讨会上的发言内容,系“对话孙皓晖”系列推出的第三篇文章。

  我过去读书时研究过几年先秦史,但是后来十几年一直从事国际政治,所以现在不敢妄谈中国历史了,但是孙老师这部大作把我拉回到这个历史阶段,这是中华民族非常辉煌的一个阶段。从国际问题、特别是欧美研究者的角度回头再看中国,包括周秦这一段,会有别样的感觉。因为东西方文明有一些共性,也有很多差异,这一切放在历史比较的视野下来看,意义格外的突出。不管在东方还是西方,人类政治共同体的发展都需要一种凝聚性的力量,不断地在更大的范围和疆域内实现普遍的秩序,克服暴力冲突的威胁。

  国家竞争的总趋势也是国家规模由小到大,国家数量由多到少,这个过程提升了战争的成本,同时也降低了战争的频度,这个趋势如果能不断持续下去,最终将使人类世界逐渐接近普遍和平的状态。

  在这个过程中,人的权利虽然会受到国家权力的威胁,但从根本看,往往只有在这种普遍的政治秩序下才能真正得以保障。所以无论是国内制度还是国际制度,评价它的首要标准就是能否实现普遍的有序状态,并在此前提下促进人的安全和福利。从这个角度讲,秦的制度是一个伟大创新,它在中华大地上建立了一个普遍秩序的先例,为后世垂范。

范勇鹏研究员在研讨会发言

  在古代希腊波斯战争期间有个小故事,希腊使节去见波斯王时说了一句话,大意是你如果在民主制度中生活过,就不可能忍受奴役。这句话也可用来评价秦的贡献:中国人一旦体会到统一的好处,便再也不能忍受分裂的状态。

  大家看《三国演义》应该感触最深,天下诸侯几乎没有人愿意长期割据,都誓言扫清华夏。这不仅仅是政治野心,而是反映和符合了一种民心。历代批秦者,固然有其道理,但是均无法否认秦创建的政治原则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正所谓百代皆行秦政。

  现代西方文明很大程度上是以所谓的多元、分权为特征,刚才寒竹老师提到七八十年代法国搞的分权,法国在历史上曾经触及中央集权的高峰,但到1970年之后权力反而开始向下流动;西班牙、意大利也发生了类似情况。

  英国的民族国家建构在历史上经历了残酷的同化运动,现在却也面临解体的危险;美国从建国起到20世纪60、70年代,也是处于民族认同建构和国家凝聚的上升阶段,也曾经强行归化移民,比如对德裔移民的一些强硬手段,对亚裔的残酷迫害等,但是多元主义兴起后,开始发生“逆凝聚性”趋势;欧盟更不必言。欧美今天的危机,与这一点有很大的关系。所以,一正一反,可以看到中国的历史和西方的历史有很大的不同,我个人认为,孰优孰劣显而易见。

  说反了,应该是欧洲18世纪的制度才达到我们的秦汉时期

  最近我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一位历史学教授在会上讲了一个观点:他对中国历史、中国的文明评价比较低,认为中国在很多方面比西方滞后,如果拿政治制度讲的话,可能中国相当于欧洲的18世纪,拿人文精神来说,可能中国相当于西方的19世纪。这种说法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中国文化人的老生常谈了,虽然其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换一个角度,从政治秩序、国民平等身份、公共性的国家制度等方面来看,秦朝时的中国,似乎又领先于西方几百上千年。比如欧美18世纪才逐渐走出贵族时代,实现人的政治平等,19世纪才陆续建立起超越教权、地方权和封建权的文官制度。所以今天《大秦帝国》这股热潮对于客观认识政治是有益处的。

  刚才孙皓晖老师讲的很多观点都非常有启发,而且和美国建国史上的一些片段相比,也十分有趣,甚至可相互呼应。秦始皇很大程度上是中国的一个立法者,他给中国后来的两千年历史立了一套基本制度原则。美国建国的时候,一群年轻律师、出版商、农场主突然被历史推到了前沿,要担当国家立法者的角色。约翰·亚当斯是开国之父之一,他在一篇日记中表现出强烈的历史使命感,他说我们这些年轻人突然被历史推到时代的大潮前面,我们突然成了一个国家的立法者(law giver),那种激动的情怀溢于言表。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