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品评测 > IT专栏

万科周刊(2)

2017-07-13 18:00 来源:网络整理 

记得2001年7月攀登新疆慕士塔格峰,在海拔4500米大本营碰巧遇到一支日本老年登山队,领队是田部井淳子。当时71岁的田部井淳子,双手合十:“祝愿北京2008奥运会举办成功!”声音很轻,却感受到这位世界上第一个登上珠峰的女性登山家祝福的温暖和善意。在给友人的贺信中特别提到这个小故事。德不孤,必有邻。

第一封发出的贺信是给安藤先生的。2012年,中日建交40周年,两国安排了一系列纪念活动,其中一项是在上海的安藤忠雄题为“青春和梦想”的演讲会。因日本钓鱼岛“国有化”引发的中日两国政治危机致使大部分纪念活动无疾而终。安藤先生的演讲会却如期举行,万人聚集的文化馆座无虚席,其情景交融感受到民间互信交往在两国政治冲突危机时尤弥珍贵!在促进日中友好往来的活动中,安藤忠雄不遗余力,这位世界级的建筑大师,以其独特的建筑语言和奇特的人生奋斗经历不仅赢得日本人的爱戴,也得到中国年轻一代的热捧和欣赏。

“诺瑟姆曲线”:一场美丽的误会

由 A07.陈公正 发表于2013年10月9日 7条评论 标签:城市, 城市化, 诺瑟姆曲线

northam

northam_news

【编者按: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城镇化研究已成当下显学,如果你去查阅中文世界的相关研究和报道,就会发现如上图中的搜索结果,无论是学者、记者还是官员,都在谈论“诺瑟姆曲线”,把它当做欧美发达国家城市(镇)化历程的经验总结,然而,这个曲线的来龙去脉究竟是怎样的?它的三个阶段是发达国家城市化的准确描述吗?对此,社科院研究员李恩平指出:中国学者对“诺瑟姆曲线”的冠名是错误的,国际学界并不认可这一说法;同时,这条三阶段曲线的第二阶段,严格来说并不能称为“加速阶段”。】

 文/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  李恩平

城市化增长曲线描述了城市化水平随时间的变化,呈现为由0(城市化水平为0,即没人在城里)到1(城市化水平为100%,即所有人都在城里)向右上倾斜的“S”形。在中国国内学术界,城市化增长曲线被称为“诺瑟姆曲线”,但“诺瑟姆曲线”的冠名却是错误的。

建筑被文字毁了吗?

由 A07.陈公正 发表于2013年10月8日 0条评论 标签:叙事, 建筑, 文学

shengmuyuan11

时间的破坏还有秩序,革命的破坏还有对象,而时尚的破坏既无秩序也无对象。

——维克多·雨果

文/本刊驻巴黎撰稿人 顾越

十八世纪的法国——就像现在中国对“欧陆风”的执迷一样——在建筑风格中曾经出现过一段时间的“中国热”。伴随着耶稣会在中国的传教,中国式样的亭台楼阁给了法国人无限美好的想象。但是由于交通的不便,对中国风格的解读只能停留在游记的描述中。在那个时候,法国留下了一些似是而非的“中国建筑”并写入了艺术史。今天当我们看到这些建筑的时候,常常会为当时游记里叙述的风格在建筑上走了样而忍俊不禁。作为中国人,自然我们不会去和法国人较真算这笔账。不过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却值得我们思考:究竟是文字在成就建筑,还是建筑在成就文字?

《GQ:十问王石》没有人心险恶,只有不会换位思考

由 admin 发表于2013年9月26日 30条评论 标签:人生, 王石, 访谈

1640211128-0 (1)

1、当下你最关注的3个问题是?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