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手机

四大家族的后人(组图)

2017-12-13 15:19 来源:网络整理 

 

1944年12月18日,宋子文成为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人物

 

贺莉丹


  宋家的第三代,只能讲一点点中文;每周六上中文学校时,孩子们都会哭哭啼啼地问:为什么要学中文?!

  孔祥熙唯一的孙子,因家族财务多用中文记载,不得不补习中文;

  宋家、孔家到第三代已是单传,人丁最兴旺的是蒋家;

  他们的第三四代都很低调,没有优越感,没有一个人不用做事;

  他们大多从商,远离政坛

  1宋家第三四代海外出生

  宋氏家族长久以来被视为中国20世纪上半叶最具影响力的家族之一。宋子文的父亲宋耀如担任传教士并且是孙中山革命事业的支持者,母亲倪桂珍为明代科学家徐光启的后代。宋家与孔、孙、蒋家渊源深厚,宋子文的大姐宋霭龄为孔祥熙夫人,二姐宋庆龄为孙中山夫人,三妹宋美龄为蒋介石夫人。而宋子文的大弟宋子良曾任国民政府外交部秘书和总务司长、广东省政府委员,长期担任宋子文发起的中国建设银公司总经理,还担任过中央银行理事、交通银行常务理事,是宋子文在金融实业上的主要助手;小弟宋子安曾任国货银行、广东银行董事,较少参政。

  宋子文与夫人张乐怡有3个女儿:长女宋琼颐,次女宋曼颐,三女儿宋瑞颐。

  1928年,宋琼颐出生在上海。1937年,9岁的宋琼颐先到香港,之后赴美求学。这以后,宋琼颐跟家庭的联系大部分通过写信,“一开始我们住在美国加州,一年后我们去了华盛顿,后来我进了华盛顿的教会学校,我们在华盛顿和亲戚住在一起,当时我的父母亲大部分时间在重庆。”

  “在我小时候,父亲很少在家里跟我们谈及政治。他做的事,从来不在家里谈。”宋琼颐说。

  1952年,24岁的宋琼颐嫁给了冯彦达,从那时开始,她被人们称为冯宋琼颐。冯彦达是上海永安公司创办人郭彪的外孙,其父冯执正为宋子文青年时代的朋友,曾任驻德国汉堡领事、驻荷兰阿姆斯特丹领事,抗战时期先后出任中国驻印度加尔各答总领事、驻美国旧金山总领事,1945年8月底起冯执正任驻墨西哥大使。

  宋琼颐的长子冯英翰告诉记者,他的父亲冯彦达先是在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取得经济学学士学位,后在斯坦福大学取得商业管理硕士学位,“我父亲的第一份工作是做市场营销,后来他开始从事投资银行的工作,这使得他成为一名股票经纪人。在我的外祖父宋子文去世后,父亲帮助宋子安打理位于美国三藩市的广东银行业务。2004年,我父亲因癌症去世。”

  而宋子文的次女宋曼颐嫁给了余经鹏,余家为新加坡华裔。“余家是做中药起家的,也拥有百货公司。”宋子文最小的女儿宋瑞颐,则嫁给了Arthur Young,杨家为菲律宾华侨。

  宋子文的3个女儿一共生育了9个孩子,其中,宋琼颐有两子冯英翰与冯英祥,宋曼颐有1子2女,宋瑞颐则有2子2女。

  2我的中文“丢”了

  “在我5岁之前,母亲常跟我们讲中文,到美国的学校上学以后,我的中文就‘丢’了。”冯宋琼颐的长子、57岁的冯英翰,完全的美式举止,偶尔会吐出“中国”、“你好”几个简单的中文词语,常常会将“5岁”称为“5年”。

  1975年,冯英翰毕业于乔治·华盛顿大学,主修新闻学,“我之所以选择新闻学,是因为70年代《华盛顿邮报》有两名记者参与了著名的‘水门事件’调查,使尼克松总统被迫辞职,让该报饮誉全美,让我印象深刻。要知道,在我们的大学时代,每一位新闻学院的学生都想为《华盛顿邮报》服务。我想成为一名记者,我也喜欢问问题。”这样,在本科毕业之后,冯英翰进入位于华盛顿的美利坚大学攻读硕士学位,1977年硕士毕业后,他在位于新泽西的《明星记事报》从事了7年的媒体广告工作,其后担任华盛顿邮报媒体集团经理。

  1997年,冯英翰与林向阳结婚,他们的儿子冯永浩今年12岁,女儿冯永宁今年10岁。冯英翰的一双儿女基本上每个礼拜六都要到美国的中文学校学习3小时中文,“Nicholas(儿子)认为中文很难,而Laura(女儿)认为中文很简单,她很喜欢。”

  “Michael跟随了父亲的脚步,他也继承了外祖父宋子文对金融的兴趣。”冯英翰这样描述他的胞弟冯英祥。1975年,冯英祥就读于宾州大学(UP)时,外祖父宋子文已辞世,冯英祥对外祖父的历史感兴趣,于是选择攻读政治学。

  冯氏兄弟待人接物,态度异常谦逊。与父亲冯彦达相似,54岁的冯英祥选择从事与银行相关的理财投资规划,后任瑞士信贷集团美国私人银行部执行长,“算是子承父业。”但冯英祥跟他的父亲并不在同一家银行任职,而是依靠自己奋斗。

  “我在UP读书时,专门学习过3年多的中文,所以能讲一点点。”冯英祥告诉记者,他的中文程度只限于简单交流,但跟哥哥冯英翰相比,已经好很多。

  在2006年夏天,冯英祥与他的两个儿子冯永康与冯永健曾特地赶赴上海参加“宋子文与战时中国”学术研讨会,该研讨会是复旦大学与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两大学术机构的首次合作。当时冯英祥父子3人全程都戴着同传耳机,很认真地做笔记,听取每位学者的发言。

  3宋家、孔家皆单传

  按中国传统,宋家并非子嗣众多:宋子文的大弟宋子良与夫人席曼英只育有独生女儿宋庆怡;宋子文的小弟宋子安与夫人吴其英生有两个儿子宋伯熊与宋仲虎,长子宋伯熊住在纽约,主要从事财经管理,只育有1个女儿;次子宋仲虎跟夫人宋曹琍璇育有1男4女共5个孩子。

  “我只有一个儿子,中文名字叫宋元孝,如果按中国人的讲法,宋家只有我先生两兄弟和我儿子3个男生。所以,宋家、孔家现在是单传,现在壮丁最多的是蒋家。”

  宋曹琍璇对于独子宋元孝并没有特别的期盼,作为一名基督徒,她只希望儿子成为一个快乐的、尽责任的人,“平安度日,每天均有喜乐在心。成就对我来说,好像过眼烟云。”在她看来,是否一定要进美国名校,得看孩子们的兴趣。她并不鼓励孩子们从政,孩子们也完全没有从政的念头,比如,宋元孝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学的就是比较文学。

  宋曹琍璇的5个孩子都在美国长大,对他们而言,中国是一个遥远的名词。在孩子们很小的时候,她就告诉他们,“中国是一个大国,是你们的祖国,全世界有四分之一的人是中国人。”她让孩子们从小上海外的中文学校。尽管他们从小会写自己的中文名字,但目前的中文程度仅限于在点菜时认得鱼、鸡、虾而已,“中文不是很好学的,所以孩子们每礼拜六上中文学校时,都哭哭啼啼。他们觉得:为什么要学中文?!在美国,我根本用不到中文!”

  但宋曹琍璇的儿子宋元孝和二女儿都在积极学习中文,“他们当时不懂,可最近几年中国经济起飞受到全世界瞩目,孩子们常感慨地说:‘那时没把中文学好,太糟糕了!妈妈,我应该常到中国看看。’他们现在突然‘觉醒’自己是中国人,应该会讲、会写中文。”

  就孔家而言,孔祥熙有两子两女,长女孔令仪,她下面还有大弟孔令侃、妹妹孔令伟、小弟孔令杰。1992年,76岁的孔令侃去世;两年之后,75岁的孔令伟去世;1996年,75岁的孔令杰去世。孔令杰唯一的儿子孔德基,出生于1964年,以前住在美国得州。孔德基也是孔祥熙唯一的孙子,目前负责管理孔家财产,他一直在学校进修,又去学中文,因为“他们家产业蛮多,孔德基也蛮忙,孔家财务很多是中文记载” 。

  而蒋家,蒋纬国有儿子蒋孝刚;蒋经国的三子蒋孝勇与蒋方智怡有三个儿子蒋友柏、蒋友常、蒋友青,蒋经国的次子蒋孝武的儿子蒋友松、女儿蒋友兰近年也渐被媒体曝光,蒋家第四代看来人丁兴旺。

  “这些孩子都不错。蒋孝刚是律师;蒋友松蛮脚踏实地,他在美国自己创业,主要做电脑方面的高科技产业;友兰在香港也做得不错。友常大概是这些孩子里最平易近人、也最诚恳的,他和哥哥友柏一起创立橙果设计公司;友青小时候,常在我家住,因为他爸爸生病了,他妈妈要陪他爸爸看病。”宋曹琍璇说。

  蒋家第四代无一人从政。宋曹琍璇很能理解他们的选择,“在大环境里,大家还是用异样眼光看蒋家,这些孩子很怕人家用异样眼光看他们。他们现在都能摆脱束缚,活出自己的天地。”

  4

  他没有一点纨绔子弟的样子

  “在美国,没人知道宋家,我不觉得我来自一个特殊家庭。”在冯英翰看来,他们兄弟如今的事业皆缘于自身努力,“并不是因为我们来自宋家,就能享有某种优待。我想,我的外祖父宋子文也希望我们一切都靠自己。”

  而宋仲虎的父亲宋子安去世时,他刚从哈佛大学MBA毕业,在宋曹琍璇的眼中,她的先生宋仲虎“完全没有一点纨绔子弟的样子”,“在这个家族长大的孩子,不管我先生Leo(宋仲虎)或Laurette(宋琼颐),在他们小时候,都有一段非常寂寞的时光,父母都在为国家奔波,我公公就常常不在家,在家的时间也都在应酬,他们要接待外交官员。”因为当时父亲宋子安常去台湾,宋仲虎后来还常常跟他的孩子们讲这段经历,“我在小时候都怀疑:我的父母亲爱不爱我?我觉得他们最爱的是一个我看不见的台湾。”

  宋曹琍璇祖籍湖南,长于台湾,父亲是一位军人。在台湾念完大学后,主修土地资源的她又在美国取得企业管理硕士学位,之后在一家假日旅馆实习,她与宋仲虎的相识纯属巧合。当时宋仲虎做矿泉水生意,正处创业期,已7年了,他认为,水在未来世界会被污染,一定要喝瓶装水。“尤其他到欧洲后,看到大家都喝瓶装水。30多年前,他便在美国设立了一个矿泉水公司卖瓶装水。听说有个男生做瓶装水生意,我想,他一定是脑子烧坏了,谁会喝瓶装水?”毕竟那是在美国,自来水一打开就可以喝。

  有一天晚上11点,曹琍璇当班,宋仲虎进来卖水,他们相逢,后来宋仲虎告诉她,“第一眼看见你,就知道你会是我太太。”

  宋仲虎从小就是蒋介石与宋美龄很喜欢的一个外甥,“每年寒暑假,他都去台湾,蒋公非常喜欢他,曾在一些给我先生的照片背后写:‘你走了以后,我很寂寞,我希望你早点来陪我,我一个人独处,思念你们非常深。诸如此类的言辞,有着超越旁人想象的感性。

  在宋曹琍璇看来,一直在美国长大的宋仲虎为人极其低调,即便当年在跟她交往时,也从未提过宋美龄。“美国小孩没有背景观念。一直到他跟我求婚,我希望他跟我回台湾见我父母,他才说:可能有点不方便,我姑妈是你们的‘第一夫人’。我还不明白,因为那时是蒋经国当政。我的父母亲知道以后反而反对(这门亲事),他们觉得对女孩子来讲,嫁进大家族压力太大,劝我最好不要。”

  1982年,宋仲虎与曹琍璇结婚。

  上世纪70年代,宋仲虎创立Crystal Geyser Water Company,后来,这家矿泉水公司在加州西岸有75%的市场占有率,成为美国矿泉水界的元老。

  “我先生一直是所谓走先锋路线的人,他现在又在做功能饮料。从我认识他到现在,他像普通人一样,一直处在美国的财务压力之下。”宋曹琍璇觉得,先生宋仲虎是一个“非常脚踏实地的男人,忠厚老实,完全没有优越感”。

  5低调宋家

  在宋曹琍璇看来,在宋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业,不管成功、失败,他们都很愿意靠自己的能力谋生,“尤其我们到了海外后,我相信没有一个人有钱到可以吃几辈子。我们家族好像没有一个人不用做事,孔大姐(孔令仪)也有她的家庭责任,她以前要陪她母亲,后来要照顾蒋夫人,所以她不能到外面做事。”宋曹琍璇没去外面工作,是因为有5个孩子,但她自认跟美国一般的家庭主妇没有不同,“我在生活中、在孩子的学校做义工,回家教养孩子,有需要时我也陪先生做社交等工作。”

  小时候,孩子们就知道自己来自宋家,看到蒋夫人边上有侍卫,有那么多随扈人员,他们觉得很奇怪,就问母亲宋曹琍璇,“姑婆到底在做什么?”“孩子们以宋家为骄傲,可他们出来时完全跟别的小孩一模一样,我们从来没有特别讲,‘你们是不同的’,因为我觉得,一个人有这样的压力,会不健康。”

  6家族联系顺其自然

  在宋曹琍璇的印象中,大家都很忙,在美国,家庭聚会一般选在一些节日。宋美龄在世时,蒋、宋、孔、陈四家常聚,“蒋夫人是长辈,所有人都听她的,她是很虔诚的基督徒,在宗教节日、她生日时,我们都会去纽约看她,大家一年总有好几次聚在一起。那时蒋夫人已年迈,最盼望热闹,所有亲友聚在一起,是她最高兴的。”

  在宋美龄晚年,家人往往在她生日前或后一星期的周末,为她做场侨界寿筵,邀请侨胞相聚,这样直至宋美龄106岁。“卖票所得款项用作公益事业。”

  岁月轮回,分别总是在所难免。宋家六兄妹中,最早辞世的是小弟宋子安。1969年2月25日,因脑溢血,62岁的宋子安不幸在香港病逝;1971年4月25日,77岁的宋子文在美国猝然辞世;1973年10月,84岁的宋霭龄病故于纽约;1981年5月,88岁的宋庆龄病逝于北京;1987年,88岁的宋子良在纽约辞世;2003年10月24日,106岁的宋美龄离世。

  宋美龄过世后,孔令仪一度成为蒋、宋、孔三个家族中最年长的长辈与核心。宋家成员在美国主要分布在纽约与三藩市两地,家住三藩市的宋曹琍璇一家,一年要去三四次纽约看孔令仪。

  孔令仪的先生黄雄盛曾是空军上校,也曾任蒋介石的英文秘书,小孔令仪3岁,两人感情一直很好,“黄雄盛先生的去世让令仪情绪很低落,因为一路走来,令仪都是依靠她的先生。”与孔令仪相交多年的香港商人李龙镳这样告诉记者。

  宋曹琍璇记得,先生走后,孔令仪一度很沮丧,她既不想接待访客,也不爱好运动,“她最大的娱乐就是去打一次麻将。”

  2008年8月22日,孔令仪病逝于美国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寓所,享年93岁,葬于纽约芬可利夫墓园,与她的父母弟妹同一墓室,宋美龄也葬在那里。

  随着老辈人的相继离世,家族成员的关系逐渐变得淡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生活方式。我们做长辈的只能常常提醒,你们是一家人,必须常常来往、彼此相爱、照顾对方。至于孩子本身的意愿,不是我们能勉强的。”

  但尽管如此,宋曹琍璇与冯英祥兄弟仍在极力维护家族纽带,譬如,宋曹琍璇到台北后,跟蒋方智怡、蒋友松、蒋孝刚及其夫人蒋王倚惠等常有接触。

  在外面做社会福利工作时,宋曹琍璇也从来不讲自己的身份,若非宋子文档案与蒋介石日记的先后公开,她也不会露面。

  “正好我是家族成员,正好我看得懂中文,我才被放到这个位置上(作为家属代表筛选宋档) 。”宋曹琍璇摇摇头,笑了。即便现在,她依然不希望自己高调地站出来。

  7我们都是历史的见证人

  陈立夫有3子1女,长子陈泽安由台湾大学农学系毕业,由于陈果夫没有子嗣,陈泽安被过继给陈果夫,陈泽安后赴美国求学,成为普林斯顿大学的知名植物病理学家;次子陈泽宁由台湾大学电机系毕业后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学习,后在一家公司担任研发工作;女儿陈泽容16岁时就赴美学习音乐;最小的儿子陈泽宠,是普度大学航空工程系和工业设计系的双科硕士,毕业后在洛杉矶工作。

  陈立夫的三儿媳妇陈林颖曾说:“现在我们跟孔、蒋、宋家还会偶尔联系,在不同的地方我们会碰到,那时我们会想我们原来是有渊源的,我们都是历史的见证人。”

  1942年,宋氏兄弟及其夫人在美国华盛顿共度圣诞节时留影。左起:宋子安与夫人吴其英、宋子良夫人席曼英、宋子文与夫人张乐怡、宋子良

  从左至右:宋子文外孙冯英祥的夫人冯陈慧儿、冯英祥、宋子文外孙冯英翰的夫人冯林向阳、冯英翰 贺莉丹/摄

  1

  宋子文夫妇与女儿、大女婿合照。后排左起:小女儿瑞颐、大女儿琼颐、大女婿冯彦达、二女儿曼颐

  1943年10月,宋子文、蒋介石在重庆与来访的英国东南亚战区统帅蒙巴顿合影

  3

  宋子安儿媳宋曹琍璇 贺莉丹/摄

  宋子文长女宋琼颐 贺莉丹/摄

  宋子文曾孙冯永健 贺莉丹/摄

  4

  宋子文外孙冯英祥及其长子冯永康 贺莉丹/摄

  宋家

  宋子文

  宋子良

  宋子安

  (女)宋琼颐

  (女)宋曼颐

  (女)宋瑞颐

  (女)宋庆怡

  (子)宋伯熊

  (子)宋仲虎

  (子)冯英翰

  (子)冯英祥

  一子两女

  两子两女

  一女

  (子)宋元孝

  四女

  (子)冯永浩

  (女)冯永宁

  (子)冯永康

  (子)冯永健

  孔家

  孔祥熙

  (女)孔令仪

  (子)孔令侃

  (女)孔令伟

  (子)孔令杰

  (子)孔德基

  蒋家

  蒋介石

  蒋经国

  蒋纬国

  (子)蒋孝文

  (女)蒋孝章

  (子)蒋孝武

  (子)蒋孝勇

  (子)章孝严

  (子)章孝慈

  (子)蒋孝刚

  (女)蒋友梅

  (子)俞祖声

  (子)蒋友松

  (女)蒋友兰

  (子)蒋友柏

  (子)蒋友常

  (子)蒋友青

  (女)章惠兰

  (女)章惠芸

  (子)章万安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