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电信

“小王力宏”李治廷成名在望

2017-12-11 09:45 来源:网络整理 

李治廷很有可能拿下最佳新人。信息时报记者朱元斌摄

李治廷很有几分王力宏的神韵。

这个从16岁就被说成“小王力宏”的创作型歌手,2009年底才发了第一张唱片。却因为突然走上大银幕、突然冲进金像奖最佳新人奖提名、突然变得片约频频而改变了生活节奏——他就是李治廷,因为一部叫好叫座的电影《岁月神偷》,他在片中饰演的“哥哥罗进一”让很多人潸然泪下,他还演唱了片中的主题曲《岁月轻狂》(他解释之所以是国语版而非粤语版是因为那个时代还没有粤语歌),入围最佳原创电影歌曲。

信息时报记者王晓静

各式各样的荣誉以及大大小小的宣传接踵而来,如今他还是认为这些都来得太快了,“一切都像做梦,到现在都没醒。”

每看一次都会流泪

《岁月神偷》在香港的第一次放映是为了给业内人士讨论,但是李治廷却跑去了,“觉得不能再等了”。如今,他已经看了3遍,“第二遍是在柏林首映,我再次哭了。第三遍是香港首映,我和片中饰演我女朋友的蔡颖恩一起看的。她是第一次看,我就说‘我不会再哭了,你一定会哭’,结果我还是哭了。”在李治廷看来,《岁月神偷》有难以名状的魔力,“可能是因为导演拍了自己的故事,所以到处都有他的感情”。

对李治廷来说,拍片最难演的是跨栏(他在片中是跨栏冠军),“剧组安排了老师教我,但也摔了很多,因为紧张。”他称因为怕摔伤影响拍摄,最后却落得个不够放开,“如果拍到第三个镜头就受伤,一共又有20个镜头的话,后面的怎么办?所以那天我表现得挺收的,其实还可以跑得更好的。”

放弃音乐的话会死

“从小都只想唱歌。一直觉得大银幕是明星的事、另外的世界,而我只想做歌手”,因为导演罗启锐和李治廷的爸爸是同学,“他们因为母校的聚会重逢了,聊了很多,导演还来我家喝酒,我刚好也在家。”他回忆说,自己和导演聊得来,“好像那会儿他已经开始筹备电影了”。

李治廷没有问导演为何选自己:“问了很可能就不要我了,可能我和他哥哥的feel有点像吧。”李治廷一直用“很意外”来描述,“所有事情都来得太快了。一心想做好音乐,如果有人因为电影更关注我和我的音乐,我就更开心了。”电影和音乐之间如何权衡,李治廷很坚定地说,“音乐是一定要做的,我现在也喜欢演戏,但是如果一定要选择,我会放弃演戏。”“小王力宏”被叫了7年,李治廷如今也接受了,“16岁的时候第一次有人说,我很反感,所有那个年纪的人都希望自己有型、特别。后来我接受了,他那么有才华,听了还开心呢。”而老板黎明给的空间也很大,没有给他限定任何路线风格。

经常被弟弟弄得囧

李治廷和片中扮演“弟弟”的钟绍图还真成了兄弟,“平时他也认我做哥哥了。”说到这儿钟绍图便跑过来说:“阿哥,我的裤裆里有个夜光杯哦(电影中偷了夜光杯藏在裤子里),你信吗?”李治廷起了疑惑:“啊,为什么会有呢?”小家伙顿时乐了,从裤裆里掏出一张名片,“你看,这就是夜光杯”。

李治廷说“弟弟”经常会让人觉得很无语,话刚落音,跑完一圈的“弟弟”又回到他身边,“阿哥,你下一步电影是拍三级片吗?”李治廷顿时傻了,愣了良久才说,“我和你拍好不好,《断背山》?”他无奈地摇摇头,“我很多时候都不能认真回答他的问题,否则我肯定会被公司解约”。

“弟弟”曾当众表示会在金像奖上战胜“哥哥”,李治廷根本没多想,“这一切都像梦,到现在都没醒。如果最后我拿奖,我肯定会继续不相信。”说到他还年轻,23岁的他略带疑惑地说,“你觉得我算年轻吗?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在香港老失眠,但每次来内地都会睡得很好。”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