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IT时评

武则天是广元人?当名人争夺遇到学术考证

2017-12-07 16:59 来源:网络整理 

武则天画像

  近日在广元晚报上看到一篇题为《补证武则天出生之谜 广元学者完美了郭沫若》的报道,文章称广元市图书馆馆长陈洋先生继郭沫若之后又一次论证了武则天出生在广元。我在网上找到了早在2008年就发表的陈先生的文章全文,文中多方论证,有理有据,确实也颇费心思。看到这则报道和这篇长文,使我想起一件往事来。

  两年多前,我出差去广元,因为是第一次接触这个地方,所以刚刚知道广元被称为“女皇故里”,但我之前学到的知识提醒自己:武则天应该是并州文水(山西文水)人。晚上同广元的某些人士一起吃饭,东道主特意选了一家和女皇文化相关的餐馆。宴席之间,觥筹交错,做东的领导不免又结我们这些外地人普及起广元的女皇文化来。当时,我对自己以往随意涉猎的知识并不是很自信,再加上那时刚毕业出来工作,而满座又都是领导,于是只弱弱地问身旁相熟的广元朋友:武则天不是山西人吗?我的发问引来他的笑声,继而是满座的笑声,他们斩钉截铁地又告诉我一遍:武则天是广元人。他们的嘲笑,我想很可能还有另一个原因:我也是山西人

  武则天是不是山西人并不干我什么事,我也并不会以此为荣。其实,我对山西这个大地域概念并没有多少特殊的感情,我热爱的故乡,只限于我生活过的地方。但是为了席间那这几声笑,以及这几声笑背后的盲目自信,我决定较一下真。

  一、武则天如果出生在广元,应不应该是广元人?

  武则天是广元人的唯一论据是“武则天出生在广元”,这个观点首先出自民间传说,然后由郭沫若一锤定音。郭乃非正常年代被捧出来的“文化泰斗”,此人的学识和人品学界自有公论,本不该我一个升斗小民置喙,但我认为,一个人的人品出现了问题那么学识再高也只会助其为虐,就像一个人聪明绝顶但恰恰用在了歪门邪道上面。我这样说,并不是想否定郭学术成就,很多方面,他仍是大师级的,但就他论证“武则天出生在广元”这一问题上,作为一个四川人,他的动机十分之可疑,他的论证十分之牵强,有人谓之有攀乡党、为乡人脸上贴金之嫌。而上面提到的广元市图书馆馆长陈洋先生不仅仅是四川人,更是一个广元人,他的动机又有多纯洁,论证又有多高明呢,我们后面再说。

  1、古时依据籍贯来判断一个人是哪里人

  武则天是否出生在广元?文人的诗赋,民间的传说,甚至是出土文物都可以提供佐证,广元的女儿节现如今也搞的是如火如荼,有声有色。但在网上随手一搜,关于武则天的出生地有长安说、有扬州说、有洛阳说,不一而足。网上这样的的论文引经据典之繁杂,论证考据之详细比郭沫若、陈洋二位先生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虽然也爱涉猎一些文史方面的知识,但并不是什么学者教授,也不是文史专家,论证手段自然无法和他们相比。所以姑且搁置争议,假设武则天就是出生在广元,但出生在广元就能确定武则天是广元人?我看未必。

  判断一个人是哪里人,依据是什么?现代的户籍管理制度完善,管理水平发达,政府发个户口本给你,这是一个官方的凭证,上面写着你是某个地方的居民,你就可以说自己是那个地方的人。但要证明古代的某个人是何方人氏,该依据什么呢?祖籍?出生地?生活所在地?如果按某些支持“武则天广元人说”的人们的逻辑,肯定是出生地了,那我就要问了,普遍的说法是李白出生在碎叶,那他岂不成了吉尔吉斯斯坦人?但这并没有妨碍江油市弄个“李白故里”的名片。我们再举一个现代的例子,胡主席出生于江苏省泰州市,可他的履历上写的是安徽绩溪人。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一个人的地域身份往往依据的是籍贯,而非出生地。就按中国现行的户籍管理制度来说,子女的户口随父母,不是说一个人出生在哪里就一定能上到哪里的户口,如果你的父母是外地人,你自己即便生在当地,想上当地户,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即便上了户,但在籍贯那一栏也要写上父亲一方的原户籍地。在古代,道理一样,古人安土重迁,讲究落叶归根,比起现代人更注重籍贯。而武则天的老爹是山西文水人,老妈是河南洛阳人,这两个人是毫无争议的。

  武则天的父亲武士彟是并州文水人,随李渊太原起兵,是唐朝的开国元勋。正统史书《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也都记载,武则天为“并州文水人”,在正史中,武则天也曾亲口说自己是并州文水人。所以正规的历史书籍(包括教科书)在介绍武则天时都说她是山西文水人。中国人对血缘宗亲的重视是中华文化中极重要的部分,一个人的祖籍承载着自己的血脉,也是个人身份的最佳标签,最明显的例证莫过于华裔和华侨,无论天涯海角,血脉的标签是甩不脱的。更何况武则天的父亲是四十岁离家跟着李渊干革命,余生四处征战,各地为官,而不管是长安、豫州、利州还是之后的荆州,都只是武家人的客居之地,并没有在固定一个地方定居多少年。

  2、武则天幼年在利州最多生活四到五年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